栏目导航

汉朝始终征服不了漠北唐朝立国30年就做到能说明

发表时间:2019-09-16

  唐朝在开国之初不到三十年,就能直接征服漠北各部,设置安北都护府,也是中原王朝有史以来第一次将漠北草原直接纳入版图。

  这是强如西汉王朝数百年里都没有做到的武功,原因也很简单,因为汉朝毕竟还是华夏民族的草创时期,对抗游牧民族的经验仍在不断探索和积累。而唐朝的成功则建立在千年之后无数前人积累的智慧结晶之上。

  汉初刚从秦末战乱中结束分裂,国力百废待兴,难以与新崛起的匈奴帝国直接抗衡,自不必说。汉武帝承文景之治数十年治世,人口从汉初的1500万增长到3400多万,各郡县府库积累钱帛不计其数。

  以汉朝如此鼎盛国力,去攻击百余万人口的匈奴,却是【寇虽颇折而汉之疲耗略相当矣】,特别是在卫青漠北大战、霍去病封狼居胥后,学精了的匈奴人根本不再和汉军主力直接决战,而是游走机动,避实击虚,分路合歼,令此后的汉军历次北伐,负多胜少,折损惨重,更是得不偿失。

  连年战争中,汉军和匈奴各损失兵力20多万精兵,汉武帝已不得不下罪己诏,轮台悔过,休养生息,而匈奴虽经重创,依旧横据北疆,与汉朝顽强为敌。 这也足以证明,此时汉朝在对付匈奴上的战略,确实是有欠缺的。

  世人对游牧民族最偏见的认识,莫过于以为他们只是一帮四肢发达、头脑简单的蛮子,殊不知在草原严苛的自然环境下,物竞天择的自然法则,从来只有最狡猾最精明的人才能生存下来。当汉军兵锋已经抄掠匈奴老巢,直接关乎到他们的生死存亡了,他们同样也将如打不死的小强一般,使尽百般手段,竭力挣扎求生。

  因此,如果中原王朝仅仅凭借强大国力去碾压草原游牧民族,不施加其他手段,想要一力降十会,不免如汉武帝一般代价巨大,而事倍功半。

  西汉最终解决匈奴问题,还是汉昭帝(霍光)和汉宣帝时期,靠着对草原部族和匈奴各臣属国的分化利诱,同时政治外交手段多管齐下,收复西域诸国,截断匈奴侧翼,两个战略方向夹攻,历时数十上百年几代人心血,这才能一举成功。而汉朝积累的对付游牧民族的宝贵经验,同样也被此后的华夏历代王朝所继承。

  隋朝伟大外交家、战略家,也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岳父,“落雕都督”长孙晟,不但创造了“一箭双雕”这个成语,更总结前人经验教训,创建性提出了“远交而近攻、离强而合弱”的方略,他在草原各部连横纵合,离间各部酋帅,令偌大一个突厥汗国一分为二。

  同时大隋高祖文皇帝杨坚,调派麾下诸多名将英杰,如杨素、高颎、史万岁等,连年出塞北伐,令突厥人称臣请降。只可惜隋炀帝杨广刚愎自用,败坏一个辉煌盛世,也令东突厥汗国得以复兴,因此这场原本或许该属于他的旷代武功,楞是拱手让他的表兄李渊和好外甥李世民摘了桃子。(当然,李世民和长孙无忌也可以表示,干掉突厥的方略,明明是我岳父/亲爹留下的遗产,身为人子人婿,继承天经地义。)

  唐太宗李世民和他麾下众多的凌烟阁贤臣名将,谋臣如云,良将如虎,确实是凝聚了中原南北大分裂数百年来,铁血与战火淬就而成的最精英群体,从战略意图、战役规划到战术运用,以及相关的政治、经济、外交手段,皆代表了华夏民族冷兵器时代的最高水准,因此他们方能举重若轻,在国力远未达到隆盛之时,便用最小代价收取最大成果。

  唐朝从开国伊始,就喜欢对其他政权以不断分化利诱,收买挑拨,平定东突厥汗国同样是一个无数人协力的系统工程。李靖三千骑兵突袭定襄,决战阴山,俘虏突厥可汗,亦非他一人之功,而是从贞观元年起,唐军一系列眼花缭乱的组合拳攻势下,一系列军事、外交动作后水到渠成的结果。

  为什么东汉窦宪灭亡北匈奴汗国,燕然勒石,宣告了三百年汉匈战争的最终胜利,然而后世功名却不显?就是因为新兴起的鲜卑成为新的草原霸主,拒绝接受朝廷册封,而汉军对其无可奈何。后来汉灵帝命汉军兵分三路,出塞讨伐鲜卑,却三路大军都被打得几乎全军覆没,死者十之七八。这一战也宣告了四百年大汉王朝,国势如夕阳直下了。

  相反,唐朝攻灭东突厥,绝不仅仅是一场如东汉灭北匈奴那样的收拾落水狗性质的战争。单看战后处置, 后方起兵打残了突厥人的回纥军也好、薛延陀军也好,突利等突厥亲唐势力也好,他们都纷纷都接受唐朝册封,从此对唐朝称臣。为什么?就因为形势比人强。

  薛延陀汗国真珠可汗,在漠北草原建立了名义上臣属唐朝的新政权,妄图不断积蓄实力,填补东突厥灭亡后的势力真空,成为新的北方霸主,再向唐朝挑战。而雄才霸略的李世民却绝不肯给他这个机会。在以后十余年内,薛延陀连遭唐军摧毁性打击,草原霸主的位子还没坐热,就被唐朝给一举端了。

  ——诺真水之战,大唐英国公李勣,仅仅用六千骑兵下马步战,以长槊迎敌,就大破薛延陀十万骑兵,斩俘五万余人,如此悬殊战力比,一向遵奉强者的草原各部族会选择服从谁,自是不言而喻。

  唐朝初年,唐军征战四方胡夷,取得无数这般的以少胜多神话战绩,一战破国直若等闲。

  李靖三千骑兵破东突厥十万人,苏定方一万骑破西突厥军十万人,一千骑破吐蕃军八万人,以至于唐太宗亲征高句丽,十万唐军大破二十五万敌军,俘斩十四万,只因为没有达到灭国目的,都成了所谓“败仗”。

  李世民即位之初,中原刚刚从战火疮痍中走出,户口不过一千余万,只相当于汉武帝时期的1/3,汉宣帝时期的1/5,然而他就用这点本钱,在二十年内完成了完成了对漠北、青海和西域的征服,令国家版图扩张一倍有余,被各族公推为“天可汗”,也正因为唐军战力太强,每次出兵损害甚微而收获甚大。

  在大唐军队的恐怖战力威慑下,回纥、拔野古、同罗、仆孤、契苾等草原各部酋长,纷纷主动请求唐朝在漠北直接设置州郡,派遣地方官员,让他们成为唐朝的编户齐民。

  从此以后,漠南为郡县,漠北无王庭,一直到武则天执政,后突厥汗国复国为止,整整半个世纪,大漠南北大小部落的酋长们,都只能在大唐旗帜下俯首听命,为大唐出兵作战开疆拓土。终于打出了自咸海一直到日本海,华夏王朝历史上最大的版图。因此,盛唐才可以和强汉并称为华夏历史上至强的两极。

  ——这就是九天阊阖开宫殿,万国衣冠拜冕旒,光耀万邦,流芳千载的煌煌大唐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